《中国经济时报》赵刚:科技创新:推倒“围墙”建设科创强国

投稿人: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 王小霞

 在创新型国家的建设进程中,科技强国与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等,一同构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的重要主题。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已成为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科技创新大国,并正向着世界科技强国的宏伟目标阔步前进。

 中国科技发展硕果累累

 中国经济时报: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科技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科技创新整体上呈现加速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提升、从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的态势,展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具备了从科技大国加速迈向科技强国的基础和条件。在中国创新型国家的建设进程中,有哪些经验和做法值得总结?

 赵刚: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科技事业从一穷二白到门类齐全,从基础研究、应用开放到产业化,从大学、科研机构到企业研发平台,建立了现代化的科技创新体系,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从新中国成立至今,我们始终坚持建设现代化的科技强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发挥了重要作用。建国初期,我国举全国之力研发“两弹一星”。改革开放后,航天、航空、核能、高铁等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的突破,都是举国体制优势的体现。

 我们有一批勇于奉献、不计较个人得失的科学家队伍。解放初期,老一辈科学家放弃国外优厚的待遇,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回国参与科研工作,把全部心血奉献给祖国的科技事业发展。后来,我们有更多奋战在科研第一线的广大科技工作者,以坚毅执著的精神,推动我国科技事业不断向前大跨步前进。

 对外开放和合作,让我国与很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建立了科技合作关系。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已与1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订了科技合作协定,可以说整合了全球的优势资源,进一步推动了我国的科技发展。

 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须完善

 中国经济时报:未来,我国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将面临哪些挑战?

 赵刚:我们面临的挑战首先是原始创新能力薄弱。而且,科技体制不能完全激发出科技人员的创造力和积极性,仍须深化改革。主要表现在现有的科技成果转化率较低,科研人员考核机制僵化和过于理论化(发论文、出书),成果与市场之间很难形成正向的良性循环。

 宏观的科技管理统筹协调度也不够。目前,科技创新涉及多头管理,国家多个部门、机构进行分散管理,造成资源发散,很难高效率地集中力量解决一些重大的科研问题。

 科技和经济的结合不够紧密,突出表现为科技资源与产业结构契合度不够高,科研机构侧重于理论研究成果,与企业间的交流合作也不够。

 国际环境变化给科技工作带来一定的挑战。当前,国外的一些技术限制,促使我们必须要靠自主产权的科学技术创新引领,如果没有研发出关键技术,不管如何提高质量,都会被别人“卡住”。

 完善科研生态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

 中国经济时报:为创建创新型国家和科技强国,各位有什么建议?

 赵刚:我们必须要建立可操作性的明确目标,以解决“卡脖子”、长期攻不破的技术难关,要将此上升为国家意志。要形成全国上下一盘棋的思维,统筹各种资源,打破各种部门壁垒,推倒科技创新中各种有形和无形的“围墙”,要为科技创新、建设科技强国提供各种支持。

 要持续深化科技领域“放管服”改革,进一步破除对科研人员的束缚,加快完善科研项目管理评价、收益分配等制度,相关部门在管理上要开辟绿色通道。而且,动作一定要快。

 与此同时,要加大开放力度。2018年,科技部、财政部发布规定,港澳特区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可通过竞争择优方式承担中央财政科技计划项目,并获得项目经费资助。下一步,这样的开放举措应该推到国外去,吸引更多人才。

 我们还要建立良好的创新环境,让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成为创新的主体。虽然当前来看,这些企业体量不大、收入不高,但是有好的团队和技术,如果政府给予一定的支持,对企业国产研发的产品带头使用,为中小创新型企业提供成长的土壤,他们中间,未来有可能会长出一大批像华为一样的大企业。

 大事记

 1949年,以中国科学院成立为代表,各地区、各部门相继开始布局建立一批科学研究机构。

 1956年,新中国历史上首次召开全国科技大会,制定了国家首个科技发展长远规划——《1956-1967年全国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成为我国科技发展史上第一个里程碑。

 1963年,我国制定了第二个国家科学技术长远发展规划《1963-1972年科学技术规划纲要》。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邓小平同志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重要论断,中国科技事业开始全面复苏。

 1978年,国家制定了《1978-1985年全国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为新时期国民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基本方针政策奠定了理论基础。

 1985年,中央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开启了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的大幕。

 198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转发《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纲要》,又称“八六三”计划。

 1992年,国务院颁布《国家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纲领》,提出动员和吸引大部分科技力量投身于国民经济建设主战场。

 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通过。

 1995年,《关于加速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确定实施科教兴国战略。

 1997年,制定和实施《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随后,科技部组织实施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又称“九七三计划”)。

 2001年,国务院作出《关于200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的决定》,自2000年起设立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06年,《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发布。

 2018年,习近平同志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讲话指出,要充分认识创新是第一动力,矢志不移自主创新,着力增强自主创新能力。要以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为突破口,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把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